想获得特殊待遇的「怪兽病人」愈来愈多,医疗人员的纵容也有责任

2020-07-10 08:08浏览 : 135
东海大医院纵火事件

二○一四年十一月,东海大学医学院附属八王子医院,发生纵火案。

四十多岁的男子曾我重宰(以下简称曾我),把装着汽油的塑胶瓶与点火用的发烟罐丢到住院病房八楼走廊,引发火警。接着用同样的方式,在七楼到四楼纵火,然后逃逸。所有住院患者、医疗人员当时都疏散了,没有人受伤。案发四天后,曾我到警察局自首。

曾我在纵火前约一个月,是这间医院的住院病人。他当时常为了各种大小事投诉。

「按了呼叫铃以后,护士过了很久才来。」

「淋浴顺序排在其他患者后面。」

「职员讲话很粗鲁。」

他希望院方能改善对自己的服务。出院后,还写信到医院指责医疗人员。

此外,根据报导,曾我在当年一月,前往位于东京都江东区,向曾发生农药掺入事件的阿克力食品(AQLIFoods Corporation;即现在的丸羽日朗〔Maruha Nichiro Corporation〕)投诉。当时他坐了两个小时还不肯走,最后对方报警,他就被深川警局警员逮捕。

依赖医疗机构的人

曾我是典型的「怪兽病人」。因为工作的关係,我经常看到怪兽病人,也听过不少相关话题。

怪兽病人对医疗人员施加暴力、不断投诉,往往被认为是攻击者;但事实上,也有不少怪兽病人很依赖医疗机构与医疗人员。医疗机构每天都聚集许多老人,他们大部分都很孤单。经常听他们提起因为独自生活,周围没有人关心自己的身体状况,或和同住的家人关係不好,平常都不讲话之类的事。随着年龄增长,老人都会有一、两种生活习惯病,但即使身体状况并没那幺糟,他们还是会聚集在医疗机构,在候诊室互吐苦水。因为他们在家里没有自己的位置。

而且,到了医疗机构,医师、护士就会听自己说话,因为这是医疗人员的工作。即使状况不佳,但对孤单的老年人来说,有人可以商量,应该也会觉得很开心。

不只是老年人会过度依赖医疗机构,年轻世代也会。如果周围没有像家人般关心自己的人,注意力就会过度集中在听自己说话的医师、护士身上。

我们精神科医师被患者依赖的情况相当常见,因为如果不建立信任关係,就无法进行治疗。但有时会有患者过度依赖,使医师感到困扰。也有医师与患者发展成情侣关係——虽然这本来是不被允许的事。

依赖医疗机构的怪兽病人,大都希望自己是「特别的患者」,想获得和其他患者不同、只有自己才有的特别待遇。所以,如果诊察时间比别人短,或觉得被草率对待,就会暴跳如雷,投诉医师或医疗机构。这种行为的根源中,潜藏了尊重需求——他们希望院方能认同自己是「特别的患者」。自己那幺难受、疼痛、苦恼,所以要诉说自己想获得更慎重对待的心情。

怪兽病人愈来愈多

患者演变成怪兽,医疗机构方面并非没有责任。

首先,许多医疗机构渐渐变成「服务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大概是窗口叫唤病人的方式。大约十年前,医疗机构叫唤病人时,是称呼「○○桑」[1];但现在,一般都称「○○样」[2]。

医疗机构会渐渐变成「服务业」,是因为现在医疗机构必须以经营为最优先。东京、大阪等都市医疗机构林立,新加入的开业医师愈来愈多,竞争日益激烈,于是就顾不了「医乃仁术」之类的话了。

所以,现在患者一旦抱怨,大部分医疗机构都会以礼相待。即使觉得有点不合理,仍会低头道歉。尤其网路上有很多评论医疗机构的留言板,似乎更加重了这样的状态——因为院方害怕被到处写负评,患者就不上门了。

医疗机构、医师权威的低落,可能也是怪兽病人增加的原因之一。媒体充斥医疗机构的负面新闻,如令人难以置信的医疗疏失、整间医院掩盖手术失败等,有时还有医师杀人之类的不名誉事件。再加上,现在很容易从网路获得医疗资讯,医师不再不可质疑,使医院权威又更低落了。

可以说,现在医方与病人之间的权力关係,比从前更偏向病人这一方,这使怪兽病人的现象愈来愈严重。

患者与医疗机构的「共依附」

对医疗机构来说,患者的依赖不全然是坏事。应该说,从经营的角度来看是大利多。

对刚开业的医疗机构而言,最重要的是增加患者数。因此,患者没有严重问题却经常跑医院,对经营者来说是好事。反正诊察后就算只开维他命,诊察费、处方费便进入口袋。从患者的角度来看,高龄患者只需负担一到三成的医疗费用,可说是彼此「双赢」的关係。

也有比较恶劣的案例。领取社会救助金者可免除医疗费用,其中有患者拜託医师开给他不需要的药物、药布等免费处方,再拿到其他地方贩卖。似乎也有些医疗机构虽然发现了患者的不正当行为,但因想赚取医疗费用,利慾薰心,就视而不见。

也有医疗机构帮患者用不正当的方法取得伤病补助费。例如,医师帮在企业上班的患者开立假的诊断证明书,变成以不正当方法取得补助的共犯。以医疗机构的立场,或许是怕如果拒绝帮他开诊断书,就会招来负面评价。

精神科医师遇到这种事的机率很高。心理疾病的诊断少有客观的根据,而是依照患者叙述的症状、原本性格、生活史、病历及家人间的关係,进行综合判断。因此,很有可能患者并非忧郁症,医师却在诊断书写下「忧郁症」,成为诈欺的共犯。我为了避免陷入这种情况,平时就十分小心。

医疗人员正是「纵容者」

很少人会做出像东海大医院纵火案那样的事,但殴打医师、护士的人倒很常见。不过,院方有时也会姑息这样的人。

我以前工作的医院有个男性怪兽病人。他对护士谩骂、性骚扰,大家都已司空见惯。也有护士被他打伤过。

他说自己有失眠问题,对医师、护士大肆咆哮。医院员工束手无策,就要他来看我的身心科门诊。

我判断那名男子是人格障碍(personality disorder),虽然经过治疗,但病情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改善。不过也不能什幺都不做,姑且只开了安眠药,再观察后续发展。但是他大发牢骚,想要更多安眠药,医院也没办法处理,就请他出院了。

后来,那名男子在家中身体状况恶化,叫来救护车,却殴打救护队人员,因而被逮捕,以伤害罪提告,警局便向医院询问该男子住院时的情况。

院长的回覆令人很意外――他只简单写下一句话。

「有时会看到患者有暴力言行。」

他对医疗人员的暴力行为、谩骂叫嚣,绝对不仅仅这种程度而已。

就像这样,医疗机构倾向不把事情闹大,尽量不公开医院里发生的纠纷。因此,即使医疗人员遭施暴,也想要息事宁人。

这些患者因为孤独等因素而依赖医疗机构,不久便演变成怪兽。要求特别待遇、投诉各种大小事的他们,当然是有问题的。但医疗机构与我们医疗人员成为纵容者,容许他们失控,这个面向也不能忽视。

注解

[1] ○○桑:「桑」的日文为「さん」,唸法是「san」,用来加在对方姓名后面,相当于中文的「先生」「小姐」之意。

[2] ○○样:「样」的唸法是「sama」,跟「桑」的意思一样,不过是更尊敬的说法,通常用在书面,或服务业对待客人时。

►不想成为讨人厌的「自恋怪兽」,「认命」未必是坏事

书籍介绍

本文摘录自《自恋病:从奥客、随机杀人犯、怪兽病人到暴走老人》,光现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片田珠美
译者:林雯

无法摆脱自恋式全能感的成人,一旦慾望得不到满足——跟喜欢的对象告白却被拒;觉得自己理应得到高收入与社会肯定,却被裁员……此时,他们保护自己的机制便是「责他」——以嘲讽、咒骂、怨恨、报复等各种形式主动「攻击」,这就是「自恋怪兽」。

任何攻击或霸凌事件,都必须符合多层结构——并非只有「加害者」和「受害者」就能发生,还要加上周遭起鬨的「观众」与视而不见的「旁观者」。

假设你家隔壁住的是个角头老大,不时传来宛如受暴者的哭叫声,你是否会充耳不闻,不去报警?假设你走在路上,看到大欺小的霸凌事件,你是否会视而不见,就此路过?假设你是院方或企业方,你是否会因为害怕被告、被嘘、被造谣,就姑息怪兽病人和奥客?

究竟是谁养出了「自恋怪兽」?所有人,都应该好好认识这个终极世纪病——「自恋病」!

想获得特殊待遇的「怪兽病人」愈来愈多,医疗人员的纵容也有责任Photo Credit: 光现出版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申博7737|最贴心的生活服务|家庭的优质新闻|打造生活咨询第一网|网站地图 申博sunbet管理端入口 申博138备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