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决本世纪经济问题的根本方法:每人每月发八千港币?

2020-08-05 15:08浏览 : 915

解决本世纪经济问题的根本方法:每人每月发八千港币?

你或许会做更多你真正感兴趣的事,而那些又是甚幺?

当然,在开始之前,你可能还会想如果今天把这样的计画放到共产国家,比如说俄罗斯,又会发生怎幺样的事情呢?

在俄罗斯试试看会如何?

实际上苏联做过这样的事,简单来说,在既定市场力量基础下,生产方式从经营公司者转移到官僚组织的控制,以非市场即政府的力量,来控制製程。

换句话说,就是没有那双看不见的手,而是以人为意志来决定一家企业的人才,如果你有某个职位很高、权力很大的亲戚,就能靠着关係进入大企业或是达到想要的位子,简直不公平到了极点。

反过来,当时苏联政府放弃的市场力量控制,好处又在哪?这好处就是:完全市场的运作反映了人们想要什幺、需要什幺、他们有多想要,以及怎幺拿到他们想要的。

不过如果用人为的方式来控制,举麵包的例子来说:

当时苏联政府认为每个人都应该要有麵包,然后他们要用权力来达成「每个人都有麵包」这回事,不论是不是每个人都想要。

然而计画进行得并不顺利,例如面临短缺的问题。除此之外,还有分配不均的可能性,像是和上层有关係的人会拿到比应拿的数量还要多,但有的人就拿不到任何一个。

这样的政策一开始的立意也许是好的,但实际结果却是完全失败的。

市场的神奇力量

把地点拉回美国(自由市场),现在我们要怎幺做呢?

麵包市场就是做麵包然后拿到店里去卖,所以有钱的人就买麵包、就能够买麵包。如果麵包过剩,那就少做一些;如果麵包短缺,那就多做一些,这些听起来一切都很自然,做麵包的人不需要每天一再地请示上层决定要做多少个麵包,他们会听市场的声音,会依市场状况来判定,所以说这决定是由下而上的。

做足够的麵包,卖最适合的价格,以经济学的角度,已达到市场均衡了,这很完美,不是吗?当然不是!为什幺呢?或是说,要怎幺变的更好?

现在唯一买麵包的方式是有发声的权力,也就是有钱买麵包;就像我们都很喜欢用的词,「用我们的钱投票」,所以每天投票的结果都是準确的吗?每个人都有发声的权力吗?当然不是,因为有的人没钱。

唯一可以确保市场运作是有效率的、尽可能有效的决定要做什幺、要做多少、要分配到哪些管道的方法就是确定每个人都有最低的收入,有权力依个人意志来决定是不是要买麵包。如果他们有钱但不买麵包,就不需要花心力去做和分配麵包;如果买了麵包,代表买的人是真的想要那块麵包。

所以我们要如何达成资本市场的进步呢?

用无条件的基本收入(UBI)

藉由保证每个人都有最低、最小的声音,能够为了基本的商品和服务而发声,确保能够满足生活最基本且不可或缺的需求(像是食物和住所),创造更有效率的分配。

如果说要100%达到每个人都有一样数量的麵包,这其实是没有意义的,因为有的人可能会想要比其他人多,也有的人想要比较少。

然而,如果说做麵包只是为了那70%被认为是真正需要麵包的人,但实际上却有80%的人都想要麵包,那这样就有10%有权力发声的人却拿不到任何麵包;不过如果说要先认定多少人会需要,才做多少个麵包,这也是完全没有意义的。

但不可否认,身为麵包製造商,当然会希望卖更多的麵包和有更多爱吃麵包的人来买麵包,若能进而準确地决定要製造多少数量,这就会是一个双赢的结果。

而基本收入,藉由确保每个人都有最小的发声权力,这对市场、对市场的组成份子来说,就是一个双赢的方法,是一个可以促进资本主义,甚至是民主政治的方法。

这个方法真的能够改善资本主义吗?还是纸上谈兵?

如果你想要实际的证据,看看基本收入是不是真的能够改善资本主义,那你得先看位于非洲西南部的纳米比亚的试验计画:

一所乡村学校报告中指出(基本收入补助计画让学校有)更高的出席率,同时也让孩童们有更好的饮食,以及更高的专注力。

官方统计资料显示,自从开始了最低收入计画后,犯罪率下降至36.5%、贫穷率从86%大幅下降到68%(当控制人口迁徙时,从97%下降至43%)、失业率也从60%降到45%,而且平均薪资收入还增加了29%,其中不包含基本收入的补助金。

这些结果一致的指出基本收入的补助金不只能够减缓穷困情形,还能让原本的穷人跳脱贫穷的恶性循环,帮助他们找到工作,开始自己的事业,或是上学。

先停下来思考几秒钟,在基本收入的补助金下,不只是大幅下降犯罪率,实际上还能帮助他们创造自己的工作,最终靠着自己的双手赚到更多的钱。

那心理学实验能够证明生产力的提升吗?

又或者,你还没被说服。那我们用心理学实验来看看:

选择参加实验的人,将在两个或三个谜题内选一个,而平均下来每个人大约花了5分钟的时间作答。

此外,那些选择不参与实验的人平均花了7分钟的时间完成被选定题目的作答。

很明显的从这个实验可以看出,如果我们给人们能够选择不工作的选项,那些选择要工作的人会有更大的热忱,因为这是自己选择的问题,而不是强制的;换句话说,选择会是一个很强大的动力。

说到动力这回事,为什幺说科学家必须澄清「当面对複杂的任务时,钱会是有效的动力」的这个议题?

提升动力?越多的奖赏反而导致人们越糟的表现

根据DanPink所说:

「这是其中一个在社会科学领域中,最强而有力,却又最容易被忽略的发现。

我花了过去好几年的时间,专注于研究人类动机,特别是外在激发因素和内在促进因素的动态变化。我必须要坦承,其实科学理论告诉你的,和实际社会上所做的是完全不符合的。

不过事实上这对于20世纪许多工作而言都是没什幺大问题的,但是对于21世纪来说,机械式的、赏罚分明的方法已经没有用了,甚至还会造成伤害。」

在21世纪的现在,可以预见在未来20年将有一半以上的工作都会电脑自动化。

我们需要敦促自己追求更有创造力。

先不提那些婴儿或长者的看护工作,现在就有些很棒的工作正在兴起,这些大多是在我们空闲的时候进行,且不支薪的,例如维基百科Wikipedia和其他开源社群的创造。

而基本收入补助就是一种帮助认可这些不支薪工作的高度社会价值的方法,并且帮助让社会更进一步拥抱这些工作。

乘数效应与资本主义?

乘数效应是增强资本主义的证据?

Dan说,「所有低薪资员工所花的钱,会创造一个经济的涟漪效果,每多1美元进入低薪资员工的口袋,根据标準经济乘数模型告诉我们,会增加大约1.21美元贡献给国家的经济。

但相对地,每增加一美元给高收入族群,其效果只会增加整体GDP约39分钱而已」。

这代表着从富有阶级转移的金钱相对而言是非常小的,逐渐增加的累积量大多是来自低产或是中产阶级的收入。

而如果持续进行这样的政策,将不断地增进重分配,接着再循环,钱再次回到低产和中产阶级手中,并进一步刺激经济。

当整个循环更加稳定和具备维持住,实际上这真的会扩大整体经济,这就是一个经济体如何运作、经济引擎如何运转,以及整个经济体系怎幺运作的样子。

如果一个系统只是为了单一流向而设计,那肯定没办法长久的存在。ThomasPiketty在他的书《Capitalinthe21stCentury》中,提出他对于资本主义的见解,而现今存在的系统的确如他所言是单向的。

然而,是否要为资本主义创造一个真正的循环体系,是由我们决定的。

如果没有货币的流通,整个经济系统运行就会逐渐缓慢下来;如果Piketty说的是对的,那抱持着收入和财富重分配的是偷窃的想法,情形可能就会如:心脏拒绝将血液输送到除了脑之外的其他部位。

资本主义进化版听起来不错,但我们负担的起这样的资本收入补助吗?

依照美国现在的状况来说,基本收入补助完全是可以负担的起的。因为现有的体制有太多大量的浪费,许多不必要的行政浪费。(原文作者做了一番计算,证明没问题。详细内容可看此。)

但这时候我们又自问,万一如果有人乾脆不工作了会怎幺样?

事实上归功于基本收入的补助,我们可以减少这样的福利陷阱。

这意味着万一任何人选择不工作,只靠补助金过活,将会比为了额外收入而去工作的人赚的少;这不仅将减少失业情形,而且甚至会增加生产力,还能同时矫正现况:也就是在相同收益下,可能会发生没工作的人事实上赚的比工作者的现金收入还要多。

除此之外,人们真正要的能力不是找到一份工作,而是要让老闆在薪资低廉和工作环境很差的状况下,更难剥削员工。收入补助事实上赋予人民说「不」的能力,不需要藉由公会来替劳工说不,劳工自己就能表达个人意志。

你同意基本收入补助这回事吗?为什幺?

基本收入这样的想法,早已跨越所有党派的界线,从极右派到极左派,我们都听的到要求基本收入的声音。在右派的人赞同基本收入补助有能缩减政府规模的潜力,而且能够藉此废除最低工资法条;而极左派呢,则是讚赏它能减少不平等,一旦说到此概念能够终结贫穷,左派的人就大力赞成。

说的更明白些,基本收入不属于左派也不属于右派,它是趋势使然。

说到这里,所以你知道为什幺你应该支持无条件基本收入吗?

追溯至19世纪晚期,为什幺你应该支持废除奴隶制度?为什幺你应该支持赋予人权,而不是投票给富有的白人阶级?为什幺你应该支持登陆月球计画?为什幺你应该支持终止越南战争?抑或是支持前美国总统詹森为贫穷而燃起的战争呢?

很简单,因为你想要让世界变得更美好,仅此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推荐

猜你喜欢

申博7737|最贴心的生活服务|家庭的优质新闻|打造生活咨询第一网|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巴登娱乐下载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_九州国际app